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 > 正文

【WISE 1.0现场】三个很赞的年轻人,三个社交产品中的新星

发布时间:2014-10-29 22:31 来源:转载网络 |  | 

说Blink、Nice、same是今年移动社交领域崛起的三个新星毫不为过,今天我们把这三位年轻的创始人施凯文、周首和许旭恒请到了WISE现场做分享,他们产品核心体验都很赞,创始人对自己的产品想得很清楚,分别对人性有不同角度的理解。

三个嘉宾的互动有些弱,但每个人还是在现场擦出一朵朵思维的火花(呃,怎么用了这个词),大家欣赏下:

施凯文和他的Blink:

Blink是一个瞬时IM产品,把一些把偏向非目标性导向的沟通的场景带到线上,并在基于单个的场景进行简单的讨论,简单说它就是一个针对非目标导向沟通的闲扯淡聊天产品。他觉得生活中其实目标性导向的沟通其实只占一小部分,不少时候不过是抽根烟的空档,聊各种八卦、女朋友、鞋什么乱七八糟的,差不多是他之前所说的“垃圾聊天”。

这种需求有两个特点,一方面"没有办法构建上下文的关系"另一方面这些需求没什么价值,"基本上聊完不记得聊些什么,但感情会近一些”。Blink用户93年以后会偏多一些,根据Blink抽样监测数据,聊天场景多集中于用户自黑、黑朋友,猫猫狗狗、吃饭的画面等。

而且在现有的沟通类产品中嵌入这样即焚性功能也很难,“可能要改动非常大的手笔,因为传统的对话都是上下游的东西,千古不变。你如果把碎片带进去,这就你要考虑很抽象、很多的东西。如果他要硬塞的话,他的产品形整体都会调整,如果他只是加一个新的入口去做,有可能会被埋得非常地深,这样的话,做起来要么付出很大的代价,要么得重新做。”

所以Blink的存在就是为了独立解决这种需求。施凯文分享了他做产品的第一层方法论,不管做什么他都会过一遍这三个问题:

1.我提供的价值是什么?否则产品就没有存在的意义。

2.它在现实生活中的影射能不能找到?某种意义上来讲你再创造一种不存在的需求,它们更可能的是游戏或是昙花一现的东西。

  1. 频率是多少。Blink由活跃变得不那么活跃是有可能的,但是它不会消失,它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东西,但对于我们怎么让它在线上更简单易用,让更多的人更快接受,是接下来一个要攻克的地方

之前他做音乐是因为热爱,不过去年版权市场的变动让他转向了社交,既然不能凭兴趣,于是做了点“让自己兴奋”的事,“微信在沟通上已经做得很棒了,这是一个非常深的红海,如何找到裂缝这是我一直在想的,所以我说回到线下,看我们沟通真实的本质”;他对生活中存在感的理解是做Blink的另一层原由,“我们谈到梦想或者理想的时候,可能会非常有大的冲劲和理想,但是真正每次孤独的时候,或者说是特别难过的时候,真正让我们有存在感的都不是理想和梦想,反而是朋友的安慰,或者说大家出去喝喝酒,扯个天、K个歌,完全把自己从非常紧张当中的环境抽出来的东西,这个东西就是每天非常频发,这种不用大脑的快乐也是我乐在其中的。”这让他产生了把这个碎片聊天搬到线上的想法。

提到危机感,他是这样说的,“未来危机感就是节奏的把握,因为1.0产品大都是MVP原型,大家会把比较重,构想比较远的东西砍掉,这个过程中节奏把握就很重要,结合一系列数据测试产品的核心点在市场上什么反馈,下一个功能怎么迭代才能更好往前走。这是一个整体的节奏的把控,它来自于对产品的感觉,跟公司的管理,融资情况、团队招聘等更宏观的东西都有关。

一个社交创业者,总会对未来的社交模式有所设想,施凯文觉得《黑镜》系列的《1500万的价值》和《Her》能够代表未来的两个大方向。

《1500万的价值》是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结合(我概括下:这个故事很有意思,差不多家徒四壁,四壁皆是IMAX,然后每天以踩自行车攒点数进行虚拟消费,以及维持生机机能的运转。),它构建了一个特别庞大的,近似虚拟体系的社会关系,把你的另外的一个部分在里面,同时它又不是单纯的游戏,同时还和线下结合,你的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如何完美融合,实际上是我们从碳水化合物转向量子的转化,是向超出肉体以外的虚拟经济的过渡。

他当时有特别深刻想到如何构建,包括将移动互联网与它结合起来,哪怕实现电影里面的效果,都需要更好的硬件和更好的支持的,这离我们的生活还略远。

还有《HER》里面的状况,如何通过人工智能解决人和完美的理想体之间的沟通,每个人对异性或者朋友的,都有自己的期望,这个期望来自于你先天、后天的一些教育导致的,也导致我们很难遇到一个比较喜欢的情人、知己,好朋友,《HER》里面就折射了这样的场景,但是这个东西人工智能是可以做到的,如何搭建这样的一个产品,让人的社交变成偏离人与真人之间的关系,而进入到完全自我的世界,应该是谁说过一句话,你的世界就是你眼前所见,那种《HER》描述的状态谁都没有关系,我要做的就是让我开心快乐。

周首和他的Nice

周首做这个的原因很简单,就因为他喜欢shopping各种有意思的东西,喜欢各种食物,也爱分享,而Nice就是一个以图片+标签形式;但它并非像Instagram那样以呈现美的照片为主,而Nice上的照片侧重把各种生活的瞬间故事晒出来。

跟Nice上很多用户一样,周首本人也是潮人一个,他曾有400多双草鞋,在Nice之前大概是没地方晒的。“当然我们现在已经没有这么多鞋了,我刚结婚,我老婆也不让我放到那么多鞋在家里面。我原来不是做互联网的,我做这款产品完全是自己的需求出发,我觉得朋友圈或者说其他的产品不能满足我的需求,所以就做了。”

其实我觉得,我是这么看这件事情的,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,每个人的个性要去把它展现出来、体现出来,其实是通过两种方式来体现的。

一是虚拟身份。包括他的精神生活,比如说游戏为他寻找到了存在感,或者说听音乐、看电影、看书都可以,这折射了一个人的精神层面。

二是他的真实生活反映出个性的另外一方面,比如说他穿的衣服、吃的东西,去什么地方旅行,用什么方式旅行,这些都算,包括养的宠物等,我最早的时候因为是求学,所以进了这个圈子。NICE上我发了将近2500张照片,大部分是吃,因为我最近也比较喜欢吃,所以我变胖了,这就是在用图片分享我的生活方式,而不是通过文章,或者虚拟身份,而是你真是的身份表达个性,我也希望通过NICE有更多的年轻人或者上了年纪的人能通过Nice重新发现他们的个性是怎样的,这是Nice想做的事情。

Nice的标签玩法几乎成了图片类产品的标配,这让用户更好表达自己的个性,标签、地点、人物,这三点是照片的本质,因为我们拍照片的时候无外乎是这三个东西,一个是他所在的地方,另外一个是里面的人是谁,NICE是在还原照片的本质,我觉得用照片就是记录、分享你某一个生活当中的瞬间,这些瞬间组合起来就是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和他的个性。

原来他是Instagram是非常早期的用户,后来不用的时候,是发现自己有点儿疲劳了,天天对着滤镜来修,还是希望一张照片能够把它更多的背后的元素表达出来,我后面就没怎么用Instagram了。除此之外他还有喜欢用的产品竟是LinkedIn,因为要挖人。。。

提到危机感,他又提到了招人,“希望能够招到更多优秀的人加入我们,要让用户获取速度更快,体验最好,危机感总与有否牛B的人挂钩。

谈及未来的社交,他顺口谈及了WISE 1.0现场的弹幕,“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好的基于多媒体的交互方式,我觉得它把原来的一个视频的1000枕拆成了1000个对话的场景,基于这1000个对话的场景,可以产生非常无数多有意思的互动。我其实是非常看好这个东西。”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归类它,我其实比较少去思考一些行业性或者说格局性的事儿,我更多的其实思考的是我自己喜欢什么,我非常喜欢弹幕。

我觉得兴趣社交在我看来,我不相信有兴趣社交,因为我觉得真正能够把兴趣作为社交的一个切入点的人群,会非常地小,而对于,所以说我更相信兴趣社区,大家都有一个很强的爱好对于某一方面,聚集在一起他们的生活可能都是完全围绕这一方面展开的,然后每天在这个社区泡好几个小时。

许旭恒和它的same

same是以一个无关注、无评论、无关系链的社区,但它的方向是“会逐步地从用户的内容UGC发展到玩儿法UGC”(用户可以创建各种稀奇古怪的频道,这些频道不必关乎兴趣,可能只是一个状态,情绪 ,about anything),"因此它会形成一套它非常独特的自我更新迭代的社区体系,或者是说社区生态”。

对于一款社区来说,社交是一个某种特定的需求,并不是一个社区的全部,而他没做关注、没有去引导用户产生社交行为,主要原因是想提供一种社交的空间,而不是一种社交的手法或者是形式,给的是一种社交场所。

他的构建same的思路很耐人寻味:

我本身是一个社交需求很弱的人,社交场所往往没办法积极自由发言,所以我去构建一个表达方式或者一个产品,我已经same已是三年之久,一款社交、社区产品用三年之久的时候,会暴露出大量的问题,也会促使我怎么去改进它,而不是一个单一从手法或者是一种形式去解决掉的问题。

所以说Same的走向是按需求来的,或者说他是随我自身的需求而变的,这三年我的兴趣、我的爱好,我分享的、关注的点一直在变的,但产品本身也有些东西是不变的,所以我希望这个“不变”让这个产品保持活力,让我对它有保持使用的欲望,我必然去思考社区他原本带有的一些东西。

社区就类似一个小的城市或者小的社会,它非常多样化的,就好像我们在街上走着,希望看到不同的店,需要体验不同的东西,这是一个社区的本身。在开发者去思考这件事的时候,我们更应该去做的就是影响建立一些体系,让社区能自我地更新,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流行元素,这种流行元素是源于社区的人有这种文化,社区的氛围,这个社区是长出了什么标签。它的整体需求还是通过我自身的使用,服务于我自身的一种做法,如果说社区比作城市的话,我一定是构建一个我最喜欢的城市。用户他们也喜欢这个城市。值得比较庆幸的事情是,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了我所喜欢的城市,其实就是这么一个诉求点。

孤独感是same一种独特气质,这是产品也是许旭恒对人性孤独理解的对象化。“孤独感是挖掘自身的途径或者说场景,我个人是非常喜欢孤独感的这种感觉,所以我把这种感觉带到了产品里面,我觉得保持某些孤独感,是保持自我、发现自我非常重要的一个元素,我再做产品设计和产品结构的时候,我有刻意地让一些元素和表达剥离出来,比如说没有评论等等,会形成某种特定的孤独感。这种孤独感给我带来非常棒的体验,对于挖掘自身、对于社交、对于认识朋友,是一个非常好的自我挖掘途径。”没仔细用的朋友可能不知道,这里的陌生人真得可以一对一真诚地交流起来。

“我希望这种孤独感让他更关注自己,让他们觉得我为什么要孤独,我为什么会处于这样的情绪,因为我们生活如果说太忙了以后,会忽略自己的情绪、忽略了自己的喜怒哀乐,但是我觉得在生活里面我们能抓住的或者说唯一能抓住的,就只有我们自己的一些感受或者说是思维模式,我很喜欢这块儿,我并不是说要服务于孤独的人群,而是说每个人身上都会有这种孤独的情绪。我推崇大家更关注自己的一种模式,这对于认识另一个人,或者跟另一个人成为朋友,或者说是真诚地去交友,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步基石。”

提到危机感,许旭恒的答案很清楚:流量。因为你去搜索目前上所有的社区,百度贴吧、陌陌、豆瓣小组,这些产品它的社区都是基于一个非常强大的引流体系,比如说百度是通过百度引擎,陌陌是通过工具化的引流,所以说他的一个发展都是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引流体系。你怎么让你的社区变成自身的引流体系,这是之前所有做社区的人没有去解决的问题,而我们需要解决它自身的引流体系,就好像一座城市,我比较喜欢把一个产品比喻成一个城市,一个城市你需要他变成更庞大的一个城市,或者是说从一个小镇的国际化,大城市人为什么要来你的城市生活,有什么人文情怀、提供了什么机会,这是最需要去逐步解决的问题,人家如何给你这个社区贴标签,这是一个非常Nice式的问题。

[36氪原创文章,作者: Chloe]